fiqpydifferent

文风有病,其实没有文风,痴迷小姐姐,想上小哥哥

藏起来



病症系列#短篇#


神经病抖m(?)攻X狂躁症神经衰弱受


初次发文,轻喷,望指点

       






      医院的前台一定很奇怪,想着这个人,为什么短短的一星期内受多次大小不一的伤。虽然没有人真的问出口,但是我看着他们那些让人发毛的眼神就已经猜出个大概了。我对于我身上的伤痕真的非常满意,若不是你有时候会摸着我的手掉眼泪,我根本不屑于来这种全是人的地方把这些痕迹露在视线下。我是多么幸运我拥有一个可以接受你的爱的皮囊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些血肉都是因你而绽开,我身上的一切都是为你所造。

         所有人都告诉我你病了,我说一群**,你他*才有病。随便这些人怎么诽谤我,只是不能接受人们侮辱你,我知道你听见我说脏话又要皱眉了,先给你道个不是。你还记得上个星期你在我手背上刻的文字吗,今天去医院的时候里面的老顽固们说什么都不让我用手,还非要让我用个裹尸布那么长的条子裹的严严实实。我说这要怎么照顾你,就想给回绝了,但还是被硬推挤着包了起来,别生气了,你也知道我一回去就把它撤下来了。今天可以再闹一晚,明天就要让我亲亲你了,好吗?今早我起床看见那副场景后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了,等我真真把你抱起来的时候我才有了知觉,我从没有想过你用自己的指甲能伤的甚至能看见掌心的骨头,对不起,我没有陪在你身边,应该想到你难受的时候不会来找我,不管你说什么都要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们的新房子装修好了,我特意为你准备了一个很大的地下室,而且有一个比现在要长好多的脚链,我终于可以在平时就可以看到你了,怎么说呢,总算有一种“是属于我的了”的感觉。 对了,你难受的时候千万不要又自己躲着,你的大腿上有道伤口,我昨晚看见的,虽然你不让我开灯,但是我认得出哪道不是来自我,你又割伤自己了吧,别以为我不知道。新家里我的房间就在地下室边上,你的一切我都会欣然接受的,和你说了多少遍了你就是不听,这两年间我一直在说爱你,到现在还没有让你记住吗。

        你现在很少开口,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,我担心如果一直这样对身体有没有影响就去查了资料,看样子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,那样的话我希望你保持现在这个样子吧,当你想出声的时候只用喊我的名字就好了,当你想睁眼的时候只用看着我一个人就好了,我不想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东西出现在你的世界里。需要我给你做饭,需要我给你洗澡,需要我给你发泄,需要我给你爱,需要我的一切,我是多么想你需要我,也只有我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想把我的手和你的手用那块原本拆下的布又缠起来了,这样是不是我们也连在一起来呢。

看着你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往掌中使劲的手指,我把那还没有完成的字伸了过去,就让你亲手在那个被血模糊的“爱”上扣挖出残缺的那一撇吧。